无敌玄医 第八百六十五章 仅是成员而已-(1)

2020-02-21  来源:宣武小说阅读网

0
【导读】无敌玄医 第八百六十五章 仅是成员而已?第八百六十五章仅是成员而已?无论怎么説,陈浩的目的还是达成了。[燃^文^书库][]()虽然

无敌玄医 第八百六十五章 仅是成员而已?

第八百六十五章仅是成员而已?

无论怎么説,陈浩的目的还是达成了。[燃^文^书库][]()虽然这过程并不美好,但结果至少是他想要的。

但同时,他心里对于雷月的愧疚,又随之而浓烈了几分。

他也不想撒这个谎,但是,为了冰冰的安危,他只能这么做——倘若他不一口咬定冰冰被绑的事情“铁定”与黑权帮有关的话,那雷月会动用特工组的资源,替他找寻冰冰失踪的线索吗?

答案肯定是否定的!

所以,他这才编造了这么一个谎言。

虽説雷月的心里极有可能知道这是他的谎言,但至少她此时已经説服了自己,并且答应一有消息便给陈浩消息——无论怎么説,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同时,陈浩心中也坚信着:以雷月的心、办事能力以及办事效率,那么,将此事交给雷月的话,肯定没有问题。而现在他,只需放开手脚,去办其它的事情便可。

而事实也的确如他心中所想。

当雷月挂断了暗表之后,仅是半个xiǎo时不到,便有了消息。当然,这个消息只是与齐云轩有关,而与冰冰没有任何关联。

既然她所回应的消息与冰冰有关,陈浩的心里自然有diǎn儿xiǎo失望。不过转念一想:雷月只用了半个xiǎo时便查到了与齐云轩有关的材料,那若再给她一些时间的话,她必然能查到冰冰失踪的消息。

一想到此,他的心里便充满了干劲和激动。全然对营救冰冰一事,抱有着极大的希望和信心。

……

雷月终究还是不想见陈浩,更不愿意与他説太多的话。所以,她只是在暗表中交代了几句后,便立马切断了彼此间的联系。

陈浩的心里虽然无奈,但也只能作罢,随即便按照雷月的吩咐,再度折身回到了狂野酒吧。

没过多久,一名身着正装的男子便出现在狂野酒吧内。

虽然陈浩是第一次见到这名男子,但凭借着直觉,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后者。

“你是雷成?”他就此迎上了眼下的这名男子,伸手便欲与其打招呼。

但是,那名男子却没有要和陈浩握手的打算。

他只是用那严肃而冷酷的眼神在陈浩的身上扫了扫,当他确定眼下的男子便是他要找的人后,便立马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黄色封面的档案袋,就此交到陈浩的手中。

“看完之后,一定要烧掉!”末了,他还不忘就此提醒陈浩而道。

陈浩连连diǎn头,随即便想礼节性地邀请雷成坐下来喝几杯。可是,雷成却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
“我还有公事在身,就先走了。”雷成只是丢下了这么一句话,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狂野酒吧。

目送着雷成的离去,陈浩的心里顿然有diǎn儿不是滋味,以至于他那张笑脸,也随之而变得有diǎn儿尴尬、扭曲……

……

雷成只是雷月派来送资料给陈浩的同事,他不给陈浩好脸色看,倒也説得过去。

所以,当雷成离开之后,陈浩便将这事抛在了脑后,继而赶紧拆开了手里的档案袋。

细细一看,档案袋**有五张a4大xiǎo的纸张。

当陈浩静下心来,仔细地翻阅着齐云轩的资料时,这才赫然发现,这个齐云轩竟然是黄权的“发xiǎo”。

“这个齐云轩竟也是岛国人!”

——他从六岁开始便认识了黄权。而后,当黄权离开岛国来到华夏时,齐云轩便也随着黄权来到了华夏,并直接进入了黑权帮,成为了黑权帮的一员。

然而,让陈浩有diǎn儿意外的是,雷月给他的这份资料中,并没有记载齐云轩在黑权帮里面的身份和地位,仅是以“成员”二字一笔带过。

“黑权帮的成员?”陈浩的眉头一挑,脸上写满了怀疑和不可置信。

“仅是成员而已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这个齐云轩自幼便认识了黄权,且与黄权的关系一直不错。而且,他也算是跟着黄权来到云海市的第一批‘元老’,再怎么説,他在黑权帮,也应该有着一定的身份和地位才是。可为何,他仅是黑权帮的成员?”

先不提齐云轩在黑权帮摸爬滚打了多年,且还是樱花绽放派来云海市的第一批人,单説他与黄权之间的关系以及多年交情,身份和地位便理当远超于成员——甚至于,他还完全有那个资格胜任黑权帮的副帮主。

“这太奇怪了!”陈浩的心里,顿时被疑问和不解所充斥。

不过话又説回来了:正是因为齐云轩这个人过于特殊、奇怪,所以,他这个人才值得陈浩去浪费时间。

“就是他了!”陈浩的双眼浑然一亮。而下一秒,他便掏出了打火机,将这份与齐云轩有关的档案,烧成了灰烬。

……

根据资料记载,齐云轩的住所位于西街和繁工区的交界处,也算是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。所以,当陈浩烧掉了资料之后,便立马驱车朝着西街那边行去。

路过西街时,他忍不住多打量了一下四周,这才发现西街似乎没有以往那么热闹、繁华了。

隐隐中,他心里不由腾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,迫使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期间,他更曾想掉转车头,就此离开西街,不去寻找齐云轩。

但当他转念一想:这毕竟是他对付黑权帮的一个办法,若是他找到了齐云轩,并能从后者的口中问到一些有利的讯息,説不定便可一举击溃黑权帮呢?

因为种种原因使然,即便他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,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驾车前行,就此来到了西街和繁工区的交界处。

到了交界处之后,他这才发现:相对于云海市的市区,这里算是较为偏远的郊区了。放眼望去,别説是人影了,哪怕是动作的影子,也难以寻到。

不过,这里却有着一排又一排的别墅群。

那密密麻麻的别墅就此一栋挨着一栋而立。从那鳞次栉比的屋dǐng瓦片中不难看出,这里的别墅已经有diǎn儿年代了。

但这里的大部分别墅都是空着的。唯有那零零diǎndiǎn的屋子里,才闪烁着微弱的灯光。

想必,定然是哪个倒霉的开发商下错了“赌注”,从而建好了别墅群后,卖不出去——这种事情,在华夏随处可见,已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了。

“就是这里了!”根据资料上面的记载,齐云轩的住所,便在这一大批别墅群中。

陈浩并没有急着去寻找齐云轩的住所,而是就此开着车,围着别墅群绕了几圈。

让他有diǎn儿激动的是,这别墅群的周围,竟然还没有安装摄像头。

“既然没有摄像头,那就好办了……”陈浩的唇角一扬,随即便抿着嘴,就此在心里筹划着接下来的计划。

而他这一筹划,便足足是三个xiǎo时……

取血栓
舒尔佳的效果怎么样
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