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燃一支藏香(1)

2020-02-20  来源:宣武小说阅读网

0
【导读】燃一支藏香,点一盏青灯,品一杯香茗,翻一本佛经。袅袅青烟中,伴着丝丝幽怨的笛声,你跨越三个世纪而来。你背着厚重的经

   燃一支藏香,点一盏青灯,品一杯香茗,翻一本佛经。袅袅青烟中,伴着丝丝幽怨的笛声,你跨越三个世纪而来。你背着厚重的经卷,轻捻佛珠,孑然行走在圣域的山山水水之间。
   这里的一切都很静,华灯初下的杯来盏往;没有聚会.酒宴时的觥筹交错;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吆喝吵闹。这里的天,蓝得纯粹,容不下任何瑕疵,冬日的西藏,很低,仿佛稍一伸手就能触及。平日里必须包裹着的伪装,此时变得云淡风轻。天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羊群在恣意奔跑。还有那蓝色的青海湖,在夕阳的映衬下,泛着点点金黄的微光,偶尔几只飞鸟从湖面轻掠,荡起阵阵涟漪,从中间往四周慢慢散开。
    你说 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祈福,只为守候你的到来。
    那一日,我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。
    那一年,磕长头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度。
    那一世,转山不为轮回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    天青色等的烟雨,点点落花从枝桠滑落,在空中旋舞,最后飘然落于地。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味道。她撑着油纸伞,从你身旁走过,脸上写满落寞与高傲,却略带几分忧伤。你背着厚重的经卷,轻捻佛珠,就那不经意的一瞥,你和她的命运就注定打了个死结。相见只是一瞬间,却注定要用一生去纠结。在有情眼里,她的一颦一蹙,都足以让你为之倾倒。她的忧伤似乎与你有几分相像。看着她,仿佛在欣赏一位名家的画,令人陶醉,不能自拔。
    这一生,你的心事为她所牵。多少次夜凉如水,你站在花影斑驳的月下,独自吹响那支竖笛,呜咽的笛声由近及远荡漾开去,惊落了朵朵格桑花,片片凋零,抖落了一地相思;多少次于半夜惊醒,不忍望枕边的两行清泪,月光映射下,你起身披衣,孑然望向山南,一盏青灯,一支藏香为伴,站成一支枯瘦的清荷。
  你双手所触之物,不是念珠法轮就是锦床绣被;你双目所极之处,不是曼妙佛经就是喇嘛红衣;你双耳所闻之言,不是六字箴言就是晨钟暮鼓。仓央嘉措,你似乎与世道格格不入。你所念的玛吉阿米,此时在何方。你可曾听到我在远处默默呼唤你,玛吉阿米。而我却听不到你的任何回复。你是在抱怨我吗?抱怨我不该登上活佛的宝座,不该踏入布达拉宫这片圣域,而这一切能任我选择吗?我早已成了傀儡,布达拉宫的傀儡,藏民的傀儡,从被桑结嘉措秘密指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之后。我就已经不是属于我了。
    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   既然命运安排相见,却又为何忍心将我们拆散。不必说花前月下,你描眉,我吟诗;不必说在寂寞无助的,拥我所爱的玛吉阿米入怀;不必说你织布,我耕田,缠缠绵绵共度此生。我们之间终究还是隔着一条宿命的河,你在河那边,我在河这边。我用力呼喊你的名字,我的玛吉阿米,而我却听不到你的回应,从遥远天籁传来的只是我傻痴的回音,久久萦绕。
   你和她之间终究只是平行线,你是日,她是月,合在一起即是 明 。你们终究没有明天和现在。即使你们之间出现过交集,相见相知,从那一个交点之后,你们却愈走愈远。你说你不想当高高在上的活佛,只想和你心中魂牵梦萦的玛吉阿米共谱人间真爱。你不懂为何两情相悦的人不能长相厮守,为何要指定你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,为何要如此痛苦和忧伤,当初又为何要与她相见?
   你痴痴守望的山南,那里住着你的玛吉阿米。
    你说 那一天,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诵经真言。
   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
   那一年 ,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度。
    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    你身为高高在上的活佛,却依然桀骜不驯,放荡不羁。常常微服出走于拉萨的街头,孑然行走于西藏的每个角落。你说你要玛吉阿米,为众多藏民作表率,高高在上的活佛身份,你可以全然不顾。而你却身不由己地踏入布达拉宫的佛堂圣地。 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 出家人讲求断尘缘,于佛堂之中一清一净,容不下半点尘埃。但你却不能专心念佛。时常念着你的玛吉阿米,转动经筒,磕长头于山路,只为触摸她的指尖,只为贴着她的温度。她的天姿娇容,她的忧伤.高傲,她的一颦一蹙,时常清晰地在你眼前浮现。
    你是人间最痴情的情郎。
    那一夜,我听了一夜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
    那一月,我转过所有经轮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
    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  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与你相遇。
    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
    只是,就在那一夜,我忘却了所有,抛却了信仰,舍弃了轮回。只为,那在佛前哭泣的玫瑰,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。
    辽阔的西藏上空缭绕着你多情的梵唱,你是世间多情的情郎。 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 。相见相知,只是一个瞬间,却要你用一生的忧愁相思来偿还。但  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短暂的一生,却铸就了三个世纪的非凡绝唱。命运让你安身于佛门,你却放荡不羁,你口中吟唱出的缠绵情思却又无不诉说着你心中的佛语。
    佛曰:入佛门,即应放下。放不下难道不就是真的活佛了吗?仓央嘉措为人所知,不是因为他在佛法上的造诣,而是因为他内心的放不下,吟唱的千古情诗。
跨越三个世纪,他终究还是背对我,我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,布达拉宫的圣域之上还吟唱着 那一夜,我听了一夜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气息


 【编辑寄语】:西藏,那神秘的地方,寄予了多少人的向往,却始终高高在上。是否你也似它一般,让我百转柔肠,却始终无法与你相望。听了一夜梵唱,不为超度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
  文笔优美,动人心弦,值得推荐!问好,欢迎投稿网!




 
 江门癫痫病专科医院
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
银屑病医院王喜文